您的位置首页  饮食文化  传统文化

一只鞋子的“非遗”商品梦 纺织业必须调整产品结构除了渠道必须努力提炼出传统文化的

  • 来源:互联网
  • |
  • 2018-01-12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一只鞋子的“非遗”商品梦 纺织业必须调整产品结构除了渠道必须努力提炼出传统文化的  这双鞋,由甘肃民间艺人手工刺绣而成,鞋面上盘着一对灵动的龙凤…

原标题:一只鞋子的“非遗”商品梦 纺织业必须调整产品结构除了渠道必须努力提炼出传统文化的

  这双鞋,由甘肃民间艺人手工刺绣而成,鞋面上盘着一对灵动的龙凤。这双鞋,在英国的网络上售价300美金。

  而这并不是热销的唯一产品。一对中国手工刺绣的杯垫,同样在讲究茶文化的英国供不应求。这款售价高达100美金,被当作艺术品的商品,最初的创意正取材于西北民间鞋样。

  “想想看我们西北省份的人均产值,再看看这样一款产品的终端售价,怎么不让动?”杨兆华说,“何况,在英国,我们制作的刺绣产品是被当作艺术品来对待的。”

  从今年年初,贸促会家纺分会副会长杨兆华就开始琢磨,怎么能把纺织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商业化。8月25日,在他的努力下,南京云锦、兰印花布土家织锦、苗族蜡染、鲁绣、藏毯、苏绣等纺织业非物质文化遗产,一齐亮相中国国际家纺展。但在他看来,这只是“非遗”商品化的第一步。

  根据纺织工业协会权威数据,今年上半年,家纺行业出口;较上年同期增幅回落了近30个百分点。

  而同样,行业两极分化现象越来越突出。三分之二的企业销售收入下降0.3%,利润总额下降114.56%,这部分企业平均利润率为-0.14%。

  “纺织业遇到的问题,绝不仅仅是出口下降的问题,我们已经到了结构必须调整的时候了。”杨兆华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除了渠道,我们必须努力提炼出传统文化中的精髓,提升设计,朝着高端产品线努力。”

  南通的吴鑫洗拥有一家年产值3亿多、年利税不到1000万的家纺企业。和当地其他家纺企业类似,出口贸易占到每年收入的90%以上。

  几年前,有的商家找上门来,希望能从他这里进口传统的土布。很多南通人家里,世代都能做手工的土布。在老陈的印象里,这些“体现劳动人民本色”的土布好像艺术价值并不算大。但是,这种纯手工的天然织物很得欧洲人青睐。

  南通是我国家纺重镇,大大小小的工厂竞争激烈,行业格局基本固定。想要突破发展瓶颈,对企业来说是件很困难的事。土布的畅销让老陈燃起了希望。

  很快,他发现,的进口商拥有更大的利润空间。吴鑫洗工厂里的成品土布到了进口商手中,通过400度高温的先进后道工序处理,手感会变得更加柔软,但土布原有的韧性却仍然可以保持不变。经过加工后的土布,在欧洲市场上作为高档面料,售价整整高出了3倍。

  虽然工艺的问题始终没有突破,但高售价对急于突破发展瓶颈的老吴来说,极具吸引力。他特意成立了民俗老土布手工艺品创作中心,希望开发终端产品,但收效不大。

  小件工艺品销量始终不大,土布制成的唐装销量却怎么也上不去。目前,土布销量占到老陈公司年收入的20%。但是,除了出口土布之外,如何完成商品化过程,这是最让老陈困惑的事情。

  同样来自南通的蓝印花布技艺传承人吴元新也告诉记者,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他的手工蓝印花布就开始出口日韩,销量最好的时候,每天出货甚至可达几千米。然而2000年以后,外销反而渐渐停顿下来,这些蓝印花布慢慢转为内销,但市场始终不大。按照吴元新的看法,没有很好的商品形式,可能也是销渐窄的主要原因之一。

  来自意大利米兰Elementi Moda公司的创意总监Ornella Bignami却毫不掩饰她对中国传统纺织技艺的欣赏,但她也承认,看到某些中国传统工艺制成的产品,还是“吓了一跳”。

  Ornella Bignami是一位知名的织物设计师。她每年往来中国数次,除了定期向中国的企业发布世界织物流行趋势,也向诸多中国的纺织企业提供纺织制品咨询服务。

  “产品必须是现代的。”Bignami解释说,仅就商品设计而言,中国的设计师还对世界了解太少。“如果你是一个从来没有到过国外的设计师,你肯定会被中国国内对于颜色的低品味影响。”

  “你们传统的织物和设计有很好的元素,但必须要再精炼。我们喜欢更简洁、更精细、拥有更完备细节和精良做工的商品。”Bignami说,“要记住,推广拥有中国元素的商品,首先不能再做低端低质的产品了。”

  南京云锦在元明清三代都是皇家贡品,南京云锦研究所有限公司的新品研发部主任张庆告诉记者,真正的云锦,只能通过手工完成,现代机器根本织不出来的。

  但是,这拥有1500年历史手工技艺传承的工艺,做成床品售价高达100万一套。而从外观上看,深浅明的搭配和皇家海云纹,让产品看上去更像龙袍,似乎难与目前流行的家装风格类似。

  “也许真正好的中国式设计,必须是神似的,而非形似的。”吴海燕说。除了中国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院长的头衔,吴本人还成立了一个家纺品牌“东方国”,主推有中国设计元素的家纺产品。

  “我们中国的禅意该如何表达呢?其实也许应该借鉴的色彩表达方式。禅意用黑白色来对比,用高级灰来表达,其实那种悠远的感觉就出来了。”吴海燕说。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对来说都是一个课题。但在杨兆华看来,纺织业非遗的传承,可以分两步走。

  “第一步只能先商品化,因为有的非遗产品只能以艺术品的高端形态出现。”杨兆华说。他举例说,以南京云锦为例,高5.6米、宽1.4米、高4米,由两个人分坐上下同时操作方能完成的织机每天织出的商品不过寸许,这样精巧的产品可能永远无法进行大的工业生产。这样的类型只能做成高端的商品。

  “而第二步,我们从非遗的作品中可以提炼具有中国元素的设计,把这些元素与工业化产品生产结合,这样才能实现真正的产业化。”杨兆华说。

  虽然国内拥有“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的商家还在努力寻求商品化的最佳途径,但似乎已经悄然为这个转型铺就道。

  根据家纺协会统计数据,2008年家纺行业产值达8800亿人民币。而2009年1-5月数据统计,纺织业内销比重已经上升至80.03%。

  南通蓝印花布的吴元新向记者表示,他们已经和爱慕内衣有了合作,把蓝印花布的概念运用于内衣设计,推出传统风格的系列产品。

  而来自Sheridan品牌的高端采购商Dimity Green则对本报记者表示,虽然经济危机席卷全球,但市场无疑在进一步细分,只要设计得当,总能定位得到合适的细分市场。

  对于出口企业来说,随着国外零售商的洗牌,要想拿到海外批量订单,自身的设计能力也很重要。一家为JCPENNEY供货的国内家纺大企业告诉本报记者,他们在美国已经成立了设计中心,从中国传统中获得设计灵感,无疑也是未来努力的方向。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